幻世迷纹华>玄幻奇幻>枳流 > 第一章 高c部分
    夜色已深,公寓的灯光在昏暗的夜色中显得尤其突出。

    房内,大床上,两具身体相互纠缠。喘息声、身体碰撞发出的撞击声、粘腻的水声让人脸红心跳。突然,呼吸声越来越重,越来越快,撞击声重叠,下身进出抽插的阳具仿佛形成了重影。在一声闷哼中,一股热流注入了洛枳的后穴,烫得他身体不停的颤抖。持续射了一分钟。呼吸慢慢缓了下来,于崎压着洛枳,手顺着脊骨轻柔地抚摸他的背,缓解高潮后的激烈颤抖,温柔地亲吻他的额头、鼻尖,再到嘴唇。舌头相互搅动发出暧昧的水声。

    ”嗯......你先拔出去。"洛枳微微皱起眉头,后穴里塞满了异物感,微微发胀,即使是微微疲软下来的巨物也胀得他难受,更何况还有前几次被射进来的精液,让他的小腹微微隆起,想去厕所解决一下生理问题。

    “宝贝,这是爽完就不认人了?刚刚需要我的时候还不是这样说的呢。”于崎挺着腰又往里顶了顶。“嘴上说着不要,下面吸那么紧,你下面那张嘴可比你诚实多了。”

    “嗯啊,等等......别,胀......"他话还没说完,被一击深顶打断了话,体内的阳具又胀大了,不停往他前列腺上撞,专挑那个点,顶的他止不住往后退,想逃离这巨大的快感。于崎身体起伏的幅度越来越大,就这样压着他,把阴茎抽出一大截,只留一个龟头被那已经操得深红的后穴吸着,再用力顶进去,里面的嫩肉自发地吸着他的阴茎,酥麻的感觉从腰处传来,他挺腰狠狠得往里撞,发出咕叽咕叽的水声,着迷地操干着身下的人。

    ”唔......别,我快...太用力了,轻点,哈啊!别...别顶那。“洛枳的声音忍不住带上了哭腔,身后的人激烈操弄的动作,让他承受不住,发出啜泣声,”太快了,唔......不要。"指尖因为抓着被单微泛白,体内想释放的感觉越发强烈,就在洛枳即将撑不住的时候。他猛地被抱了起来,阴茎在体内转了一圈,刺激的他仰起脖颈,却被人一口咬住了喉结,细细舔弄轻磨。于崎抱着他,一边走一边用肉根磨弄,这样的动作让他的后穴越发地痒,忍不住扭动着屁股,想往舒服的那个点上压。

    啪!“别骚,等会给你舒服个够。”于崎一手打在他臀部,又忍不住揉捏那手感极佳的地方。

    洛枳被刺激得夹了夹肉穴,"嘶,别夹那么紧。“于崎被突然的紧致夹的差点缴械投降,忍住射精的欲望,又惩罚似的轻轻拍了拍他的臀部,咬牙笑了,“小骚狗。”肉棒报复性地用力顶了顶,往浴室走,边走边往里顶弄。没有了其他东西,洛枳只能搂着于崎的脖颈,时不时被操弄的手一松,又被拖了回来,身下的肉棒是他唯一固定的支撑物。

    就着这个姿势,于崎把他抱到卫生间,抽了条毛巾铺在洗手台上,猛地把他的腿抬起来驾到肩膀上,动作激烈地进出。交合处不断地被操出白沫,那被操得微肿的后穴颤巍巍地发抖,却又稳稳地吸着那根让他舒服的巨物。

    洛枳只能撑着洗手台,被顶地头不断向后仰,嘴里流出津液,“啊......等等,我想尿......”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即使之前做的时候,也没有这么激烈。

    洛枳说话的声音因为羞耻感,微微发抖,想让他放过自己。于崎听完之后,眼睛不禁发亮,把他转了一圈背对自己,他们前面就是一面巨大的镜子,镜子里两个交叠的人影清晰可见。

    “宝贝,来,别怕,尿出来。你看看,你是不是很骚。”他抱着他,手指揉捏乳头,又掐又拧,洛枳难耐地皱起眉,发出细碎的呻吟。灵活的舌头舔弄他敏感的耳垂,深入耳蜗舔舐。于崎忍不住磨了磨他的腺体,那里散发着他喜欢的气味,底下阳具抽插的动作更加快了。

    洛枳听话地看向镜子里的自己,眼眶微红,嘴唇肿胀,旁边还有些流出来的泪水和津液,眼神迷离,一看就是被男人操狠了的样子,他情不自禁深处舌头舔了一下唇,一股剧烈的感觉袭来,腺体被咬住注入信息素的同时,“不,啊哈!”淡黄色的水柱流了出来,不止前面,后面也达到了高潮,后穴使劲地吸着体内的阳具。于崎也在忍不住射了出来。持续两分钟后,他用舌头舔了舔自己刚刚咬过留下痕迹,安抚着怀里的人,慢慢地从他身体里退了出来,没有阳具的堵塞,后穴的液体噗地一下全部流了出来,顺着洛枳的大腿留下,和地上的尿液混合。

    于崎把累的已经不想动的爱人轻轻抱起,在浴缸里面放好水,进行清洁,谁知道已经累的不行的人突然抓住他的手,抬起眼皮,”下次,你再这样试试。“温软地声音毫无任何威胁力,说完后又撑不住闭上眼睛。

    于崎愣了愣,忍不住笑了笑亲了亲他的眼睛,他知道,这么好面子的一个人,今天晚上铁定被他惹恼了。看来明天得好好哄哄才行。

    清理完了之后,主卧的床已经不能睡了,这间房子是一星期前刚租的,幸好当初租房的时候找了两个房间的,本来他是不同意的,毕竟俩小情侣,住什么两间房,结果洛枳说,给将来可能的冷战做准备。反正到现在他也不同意他这个说法,怎么可能冷战,要是吵架了,他肯定撑不过两个小时就想去黏上他了,怎么可能还会有分房这种事情。

    但是,现在看看,好像两个房间也挺方便的。

    嗯,方便做爱。

    ————————分割线—————————

    细碎的光从落地窗帘的缝隙里洒进来。卧室的大床上,两个相拥的人睡得正香。

    直到旁边的手机响起闹铃声,一条赤裸的手臂从被子里伸出来,摸索着床头快速把闹钟关掉,低头看了看怀里的人有没有被吵醒。可能是昨天做的实在太过火了,平常被他拉着赖床的人只是被吵得皱了皱眉,然后把头往下一缩,陷进被子里又睡熟了。

    于崎眯着眼看了眼时间——九点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