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世迷纹华>修真仙侠>残缺的宝贝(1v1 骨科) > 4.丢掉的雪碧瓶
    “你这小子说什么呢!”赵娣正想的出神被赵耀仿佛有读心术给吓了一激灵,她抖了抖左肩膀低头严肃地望着他。

    赵耀听见头顶的声音他侧过脑袋与赵娣对视,此刻两人的距离还是那么近,但已经完全没有早上隐隐逾矩的氛围感,他一本正经的开口道:“姐姐不是吗?b我选我不想当的小狐狸然后又用年兽吓我,谁知道姐姐还会不会做出什么更过分的事来。”

    赵娣这会心事被说中有些自顾不暇,她咽了口口水试图放松表情,想着不要让赵耀看出些什么,深陷其中的她完全忘记赵耀是个傻子,于是愈想放松表情就愈紧绷,说出口的话也有些没底气:“你是在学校学了读心术吗?”

    “读心术,那是什么?”赵耀的表情变得疑惑,他的眼神变得飘忽不定,他似乎在认真思考这个词语的含义。

    赵娣心想总算转移了赵耀的注意力,她这会后知后觉他说的话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含义,只不过是平常的玩笑话罢了,而她太紧张才会当真,所以当他求解答的眼神撞上她的目光,她下意识往窗外一指,视线随即望去,是他的学校,幸好。

    “小耀你看那不是你的学校吗?”她立即稳住声音开口。

    赵耀不愧心智只有五六岁,赵娣说什么他就乖乖看过去了,他挽紧她的手臂身子向窗边倾斜过去仔细地看了一眼,然后像是看到了什么新奇宝贝般回看她道:“真的诶姐姐!”

    他在学校寄宿周末才回家休息,所以坐公交一周仅能看到一次,而他又是小孩心智今天看到的明天就会忘记,自然成了一种“新奇”的景观。

    当赵耀还想再更多的靠近窗户看外面的学校时,公交车早就吱吱呀呀的开过了,赵娣看他这幅傻傻的模样不由得轻笑一声伸手把他掰正坐好:“车已经开过了,下次再看吧。”

    可赵耀似乎很兴奋地睁大眼睛跟赵娣叽叽喳喳不停说着话:“姐姐你知道吗,老师说我这么乖一直保持到期末的话会给我发优秀学生的奖状!”

    闻言,赵娣嘴角弯弯笑了起来,她习惯X的笑容嘴角每次都会停在刚刚好的位置,她迎合赵耀道:“我们家小耀真不错,以后也要一直这么乖听老师的话知道吗?”

    赵耀在赵娣一侧腰杆挺得笔直,穿着加绒牛仔K的双腿也并拢坐的规矩,简直就像幼儿园里的优等生,接下来说的话也如小孩般洋洋自得:“当然了————”

    他将尾音拖的很长,就为了最后这一句:“才不像姐姐是个坏蛋。”

    赵娣刚想反驳哪壶不开提哪壶,正好车到站点停了她往窗外一瞟到站点了,她只好咽下话头牵着赵耀下了车。

    现在太yAn出来了跟清晨那会判若两别十分暖和,再加上今天是周日,镇上人格外多,小贩们也想趁着周末多赚些钱纷纷摆摊,各种各样吃的和卖小玩意的简直眼花缭乱,赵娣很少在这个时候来到镇上,她一般这个点不是在家洗衣服就是收拾家里,所以她深x1了一口气感觉像是来到一个“新世界”。

    而赵耀在一旁睁着他那双狐狸眼眸在四周转来转去,看上去是很JiNg明的眼神配上他如惊弓之鸟一般缩在赵娣身后显得格外违和,面对一个新环境b起她犹如身处云端,他则是处在另一种“烟雾缭绕的云端”。

    他的呼x1因本身反应容易慢半拍产生滞后X,原先在车上坐了三四十分钟已经有些习惯煤油味的他接触到新鲜空气后,那GU恶心劲一时间涌上心头,他开始猛烈地咳嗽,引得周围人纷纷侧目。

    赵娣早已预想过这一事态的发生,她自产生要带赵耀来镇上理发这个想法后就预想过一遍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现在她不慌不忙一边拍着他的背一边把他带到路边角落慢慢引导他。

    “小耀没事吧?不要心急,深呼x1几口气,跟我这样做。”说完她非常夸张地张大了嘴巴x1了一大口气又吐出来x1引他的注意力。

    赵耀一开始是那GU恶心劲上来咳嗽不停,到现在演变成太慌乱呛到,所以赵娣在他耳畔的声音似是一种温柔的抚慰,他总觉得不仅是她的手,就连她的声音都有魔法,听到就会觉得很安心,好似在告诉他:这里没有任何危险。

    于是他跟着她呼x1的动作很快见效,但看起来姿态还是很狼狈,之前一直咳嗽眼泪都流出来了,他用另外一只闲着的手擦擦眼睛重新站直身T,刚想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他们面前站着一个穿着花花绿绿外套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摘下墨镜瞟了一眼赵娣,接着将视线落在赵耀身上,他伸手将还有一半的雪碧瓶递给赵耀道:“咳得那么厉害肯定口渴,喝点这个润润嗓子。”